醜奴兒|辛棄疾詩選

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。

為賦新詞強說愁。

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。

卻道天涼好個秋。

南宋 辛棄疾《醜奴兒》(書博山道中壁)

注釋:

  • 醜奴兒:詞牌 。即《採桑子》。四十四字,平韻。
  • 書博山道中壁:詞題。
  • 博山:博山在今江西廣豐縣西南。因狀如廬山香爐峰,故名。淳熙八年(西元1181年)辛棄疾罷職退居上饒,常過博山。

意譯:

年少的時候,涉世未深,無法體會什麼是愁的滋味,總喜歡獨自登上高樓,喜歡獨自登上高樓,去感受那愁的氣氛。

為了寫作新的詩詞,沒有愁,也要勉強訴說,自己有許多愁。

如今,年紀大了,歷經世事,嚐遍愁的滋味,可痛快的傾訴心中的愁,但想說卻又說不出口,想說卻又說不出口。且暫將愁緒拋開,而只是說:「這是個好涼爽的秋天啊!」

賞析:

這詞,通篇言愁。透過「少年」時與「而今」的對比,描述 少年與中老年人 愁 的體會不同。

「少年不識愁為何物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」無愁說愁,是詩詞中常見的文人習氣,尤其是年少文人。

「而今識盡愁滋味,卻道天涼好個秋。」 「而今」二字,轉折有力,反映了不同的人生經歷。中老年在涉世既深又飽經憂患之餘,進入「識盡愁滋味」的階段。 所謂「識盡」,一是愁多,二是愁深。這些多而且深的愁,有的不能說、有的不便說;而且「識盡」而說不盡,說了又有何用? 只能「卻道天涼好個秋」了。比之年少時的幼稚,這或許是老練成熟多了。

這詞構思新巧,平易淺近。濃愁淡寫,重語輕說。寓激情於婉約之中,語淺意深。別具一種耐人尋味的情韻。

作者介紹

辛棄疾(西元1140年~西元1207年),字幼安,號稼軒,南宋 歷城(今山東濟南)人。出生時,山東已為金兵所佔。二十一歲參加抗金義軍,不久歸南宋,歷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東安撫使等職。辛棄疾一生堅決主張抗金,以恢復中原為志。然後他的抗金主張,遭到主和派的打擊,曾長期落職閒居江西上饒、鉛山一帶。其詞豪放奔放,與蘇軾齊名,號稱「蘇辛」。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